浔兴股份“梦碎”跨境电商,向价之链索赔10亿元遭拒

真相只有一个·····

9月8日,浔兴股份因“市场环境发生变化”终止重组并结束了长达近10个月的停牌期,但复牌后,公司股价却迎来了七个一字跌停。目前最新股价已由停牌前的16.31元/股跌至目前的5.62元/股。

在此期间,浔兴股份大股东汇泽丰质押股份已经触及平仓线。屋漏偏逢连夜雨,10月9日,浔兴股份公告显示,因其在2017年所收购的跨境电商价之链未能完成业绩承诺已对其申请超过10亿元的业绩补偿款。然而对此,价之链则公开回应认为浔兴股份指控不实且存在违约

10月16日,浔兴股份在对福建证监局监管关注函的回复中表示,公司无法对价之链的财务管理、会计核算、资产资金安全形成有效监管。

日前,价之链电商服务事业部总经理何文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目前来说,公司仍在正常运营当中,和浔兴股份纠纷完全不影响公司的正常运营,相应的问题也没有延伸到经营层面,公司仍跟上市公司保持积极的沟通。

10亿元索赔疑云

10月9日,浔兴股份发布一则关于仲裁事项的公告引发了市场关注。公告显示,浔兴股份已对价之链向仲裁委员会申请其支付10.1亿元的业绩补偿款,此外还要求其支付53万元的违约金,同时申请将价之链名下212.6万股浔兴股份质押给指定方,目前该案已经被仲裁委员会受理。

然而价之链方面却提出不同的意见。在10月11日,价之链及其负责人甘情操在其官方网站上发表声明回应认为,价之链与浔兴股份签署并购协议后起,与董事长王立军、前实际控制人施能坑家族进行沟通,并要求和希望其就上市公司、王立军与本人所签署的协议进行履约,其中包括已签署协议中的并购款项付款、为价之链提供资金支持、甘情操资金购买浔兴股份股票等条款。但是浔兴股份和王立军在对本人和团队承诺发生多项违约的情况下,反而先行发起仲裁,对甘情操以及管理团队发起不实指控。

声明指出,浔兴股份在三年业绩承诺期未到之前申请仲裁不符合合同约定。浔兴股份迄今为止支付给本人的所有款项税后不足2亿元,仲裁索要10亿元,没有根据。

而浔兴股份随后在10月16日发布的监管回复函中进一步表示, 2018 年 9 月公司推荐并经价之链董事会批准,价之链聘任杜慧娟为财务总监。但是,目前价之链的公章、财务专用章、出纳章、银行Ukey、相关内部权限等均由甘情操、朱铃控制,拒绝杜慧娟接触,财务总监无法履职,公司无法对价之链的财务管理、会计核算、资产资金安全形成有效监管。

浔兴股份认为,鉴于价之链已出现亏损,以及甘情操、朱铃有意逃避履行业绩承诺补偿的行为,为维护公司的合法权益,公司已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。

对于双方各执一词,《证券日报》记者在10月17日分别致电浔兴股和价之链,但截至记者发稿时暂未获得回复,而记者持续拨打价之链负责人甘情操电话也未能接通,始终处于关机状态。

业绩承诺履约期限存争议

近两年,浔兴股份资本运作频繁。浔兴股份在2016年11月份以25亿元向汇泽丰转让控制权,实控人变更为王立军,在此10个月之后,浔兴股份完成重大资产重组,以10.14亿元现金收购跨境电商价之链65%股权,并变更为拉链业务及跨境电商双主业。

其中,价之链承诺2017年至2019年的净利润(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孰低为准)将分别不低于1亿元、1.6亿元、2.5亿元。

浔兴股份在10月9日公告中指出,价之链2017年净利润9686.96万元,未完成业绩承诺;2018年上半年发生重大亏损,净利润-1907.58万元,且经营状况持续恶化,所承诺的业绩已不可能实现。

不过价值链认为,浔兴股份的对赌协议的履约时间为三年累计承诺,浔兴股份在三年业绩承诺期未到之前申请仲裁不符合合同约定。

电子商务研究中心B2B与跨境电商部主任、高级分析师张周平向《证券日报》记者分析称,双方当初签订的协议涉及的业绩对赌是2017至2019三年的累积实现净利润,而当前正处于业绩实现阶段,并不能单纯从过往业绩主观推断出未来业绩情况。所以当前尚无法判断价之链能否实现对浔兴股份的业绩承诺。张周平认为,当前随着更多的传统外贸企业加大触网力度,出口跨境电商市场竞争激烈,这势必将影响整个行业利润的下滑。未来企业要在做好品质化、品牌化、规范化运营的基础上,精细化运营,优化内部管理。能否实现业绩逆转上行要看后期公司对战略的布局情况,价之链作为有先发优势的企业,在竞争中还是有一定的品牌、数据等优势存在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海星跨境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haixingnews.com/archives/9637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
联系我们

contact@haixingnews.com

QR cod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