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海星之约】德国电商,我要向你学什么?

全脑开发的海归人才在德国的那些年

—访深圳源星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何耀亭

在我认识的朋友中,全脑开发的人真心凤毛麟角,德国大海龟(归)何耀亭是其中之一。他既是计算机专家又是语言学家,掌握五六国语言;既做过电商公司老板,又亲自实操过亚马逊运营;既能在天上飘着讲讲欧洲市场的宏观理论,又能很接地气地跟你细抠非常具体的实操技巧……堪称电商行业全才。

每次读他写的烧脑技术文字,听他天马行空神侃各种电商资讯,看他噼里啪啦随手码出的几十场管理及电商实操运营培训课程,我都会产生地球人已挡不住他的敬佩之心。市场上有各种李鬼,真的李逵出手,你才会知道啥叫真功夫!

才高八斗,人又很温和、谦虚,这样的强人真心不多。

何耀亭在德国学习、工作和生活了整整16年,其中从事国际电子商务9年,他从电商最困难的产品-高档珠宝入行,深耕营销技术,积累了丰富的前沿作战经验。在接手成为德国Woltu GmbH电商公司CEO之后,他从零开始拓展欧洲市场,在保持极低广告成本的严苛条件下,两年之内将两个亚马逊新卖家账号培养到每个账号年均销售额1000万欧元以上

他熟悉欧美本地电商公司运营流程及竞业策略,熟悉德国及欧盟法律法规、欧美零售业社会心理和市场规律,对互联网最新技术保持敏感,有丰富的电子商务管理及培训经验,擅长搭建/培养/复核/提升电商运营团队,输出方法论以及建立高效流程。

2018092706153174

(何老师帅照)

以下是他的自述文字:

我在德国的那些年

2000年,我去欧洲各国游学了两年,学习和了解到了不同国家的文化,对欧洲有了全面的认识。

2002年到2008年,我就读于德国莱茵河畔的杜伊斯堡埃森大学(University Duisburg-Essen),取得了计算机科学与技术/日耳曼语言文学/东亚经济研究(日本方向)三个专业的文理硕士文凭。这是一种源自中世纪的古老学制,学生必须在文科/理科/商科里分别各选一个专业学到硕士。有趣的是,2007年这个模式彻底停止招生,我算是这个绵延了几百年古老学制的最后一批毕业生。

2008到2010年,我在杜伊斯堡大学研究所任助理研究员,研究项目是“自然语言的人工智能翻译”,主要从事中文和日文的词法整理和词法编程。

2010年,我在华为欧洲总部担任IT支持人员半年后,加入一家意大利珠宝公司,主管该公司的线上业务,从这一年起,正式投入了电子商务这个行业,到今年一直干了整整八年。

2003年1月到2006年12月,在一家家居家具类电商公司担任总经理整四年,把公司年销售额从2002年度800万欧元做到2016年度超过4000万欧元,在这一行深耕八年,算是尚有一点成绩。

2018092706160851

(何老师风采)

我所了解的德国人

去德国前,我对德国人的印象跟大家相同,认为他们严谨务实。在德国生活多年后,特别是从大学到工作再到担任企业管理者这一路走来,原来对他们的模糊印象渐渐变得具体了。

简要说,德国人做事有四个比较明显的特点:

一、喜欢规划,凡事充分预案,再循规执行。做一件事之前,会想出所有可能的变数,分别设计预备方案;

二、重视品质和口碑,不看重宣传和推广,不怎么爱走捷径,崇尚朴实无华。这是典型的新教伦理的价值观,德国是新教的发源地,马丁路德就是德国人,新教伦理在德国人身上最明显;

三、倾向于抑制情感,对人时公私分明,不喜欢你也能尽量公平对待,对事时就算没什么兴趣他们也会认真去做;

四、德国人是秩序控,喜欢整齐划一,层次鲜明,逻辑直白,这是他们最突出的特点,是一种文化心理遗传,也是我个人最欣赏的一点,很多事情一目了然,人与人之间容易产生信任感,交往起来轻松得多。

我选择回国的原因

在德国16年,我差不多都已成为了“德国通”,2017年却选择放弃在那个国家里的一切,回到了祖国,并且选择了在深圳落脚。这是为什么呢?

最主要的原因是我父母年纪越来越大,他们不习惯在国外生活,我只能回来,可以就近照顾他们。

之所以选择深圳,是因为电商在中国的崛起。无论境内电商还是跨境电商,中国都是电子商务第一大国,而深圳又处在跨境电商行业的最前沿,拥有最多的卖家及服务商群体。

回国后,我先在深圳一家知名大电商企业担任亚马逊专家,司职咨询顾问,如今又跟另一家大电商老板合作,致力于帮助中国制造企业的品牌出海。

我们向德国电商学什么

德国电商企业的经营环境相比中国电商而言更加艰难。他们内有高昂的薪资,外有非常严苛的劳动法,导致企业的人力成本非常沉重。其次是欧洲远离采购源,无法像国内同行那样更好地把握供应商并优化供应链条。其三是德国企业的传统思维,他们重品质,轻推广,不肯给出太多广告预算,导致营销难度更加放大,不能很好地适应互联网时代的快节奏。

这三个主要劣势导致德国电商面临很大竞争压力,但压力也是动力,可以逼迫企业在其它方面强化自己,磨练出足够巨大的优势,足以抵消短板,比如本地化客服的便利、本地化选品的精准、市场调研的充分和细致、粉丝群的培养,等等。

更关键的优势,还在于自动化。白领工作的大规模自动化使德国电商企业既压缩了人力成本,又极大地提高了电商运营的准确度和效率。更扩展一步,基于自动化,使大数据积累/数据分析成为可能,使电商企业从白领密集型行业升级到了BI商务智能。基于商务智能,精兵简政,小团队,高绩效,高营收。

这些都是德国电商最强大的地方,也是值得中国电商学习的地方。我一直坚信“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”,也有志于帮助国内电商从业者借鉴吸收国际同业之菁华,为己所用,为中国跨境电商的发展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海星跨境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haixingnews.com/archives/9592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
联系我们

contact@haixingnews.com

QR code